欧冠

神魔供应商 第四十章:就怪你是穷逼!

2020-01-14 18:24:46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神魔供应商 第四十章:就怪你是穷逼!

果然,王源入坑了,一金币,搏全本神武经,这个诱惑太大了。

“叮,你获得了普通石块。”

王源并没有失望,因为这是神武经,一下子就到手了,那还还是神级么?

于是,他又投金币进去。

江太玄打了个哈欠,现在就等陈洛等人拍卖换钱了,不知道他们什么时候会过来。

至于冯浩,袁青等人,他并没有抱多大希望,那些人租借的时候,压根就没进来看过,也不知道这里有多么神奇,很可能,就将这里当成租借强者地方。

现在狩猎赛结束,也不需要租借强者,没事不会过来。

刷了刷天,发现这些人隐藏的都很好,完全没把他这里暴露出去。

也是,若是这里暴露,不就承认考核作弊了么?

而且,神级物品啊,知道了,谁会往外说?这是一场机缘,不好好努力提升实力,甩开别人,无私地去通知?

一刻钟后,王源轻叹一声,离开了转盘,他的兜,已经比脸还干净了。

“明明,回家了!”王源直接开口呼喊。

“来了。”王明明连忙从远处跑来,面上掩饰不住的笑容,这下,什么萧城,统统都不是自己对手!

江太玄微笑送行,看着父子两离开,正要回道场,一声怒吼声从前方响起。

“王明明,你果然在这里!”

怒吼响起,两道人影冷着脸走了过来,两人眼中充满了愤怒:“你果然来这里租借强者,作弊了!”

“余明?导师?”王明明一愣,旋即冷笑:“我作弊?我作弊又如何,你敢说,那两头先天妖兽,是你杀的?”

“我……”余明张了张嘴,一时语塞。

他虽然是武道九阶,但先天妖兽,先天强者都未必能杀,更别说两头了。

“既然都作假,何必装的如此正义?”王明明冷笑,此刻,他是一点也不虚:“要怪,就怪你是穷逼,就怪你没钱!”

余明气的浑身颤抖,恨不得生撕了王明明,但王源就在一旁,先天大高手,他不敢动。

跟随而来的导师神色阴沉下来,看向王源:“王兄,你平日里就是这么教育王明明的?弄虚作假,他都承认了,是不想待在清月学院了?”

王源抬了抬眼皮,面无表情地看着导师:“余青,老子怎么教儿子,还轮不到你来管,至于清月学院,你说了算?你算老几?”

知道神魔道场的神奇,只要有钱,一切都不在话下,王源也懒得将这导师看在眼里了。

王明明面露微笑,现在,你们还指望老爹压我?两个煞笔!

“你,你敢这么跟我说话?”导师余青怒了,以前在自己面前,低声下气,都不敢大声开口的王源,居然不将他放在眼里?

“四位,要吵请离开,不要耽误我做生意。”江太玄皱眉开口。

“江太玄!竟然是你,你居然敢暗中破坏规则,学院考核,也是你帮他们作弊的吧?”余青看见江太玄,眼中怒火汹涌:“你这个废材,居然敢违反考核规则,破坏学院考核,你准备滚出学院吧!”

王源和王明明一脸古怪,看傻子似的看向余青,这货是不是傻?没看见旁边还站着三位强者?

这三位,随便挑出一位来,都能吊打余青。

“原来是你这个废材,之前我和导师还不敢相信,直到王源开口,找来这你,但依旧不敢相信,现在,竟然是真的。”

余明眼中闪过一丝震惊,旋即冷笑道:“作为清月学院废材,你要做的是照顾药田,交出药材,你竟敢破坏学院考核,以学院规矩,当杀!”

江太玄目光冰冷,闪过一抹冷意:“你们还做不了主,想要治我的罪,让学院执法堂来!”

“哈,治不了你的罪?你不过是一个被放弃的废材,我凭什么治不了你的罪?”余青怒级而笑,眼中杀意爆闪:“今天,我就杀了你,看谁能奈何得了我!”

“你说……杀谁?”

三道冰冷的声音同时响起,三道强大气势升腾,一股死亡感觉席卷,长弓当空,灵气化箭。

紫金色双锤颤动,两道巨大锤影显化,雷电弥漫,一股恐怖气势升腾。

金光缭绕,长发飞扬,好酒起坛,醉酒开杀!

“筑基,先天巅峰!”余青面色一变,倒吸冷气。

这特么站着的三人,居然是两位筑基,一位先天巅峰!

他虽为导师,实力不弱,却只是先天中期,而且看着三位气势,完全不是一般的筑基和先天,任何一个,都能吊打他!

“我是清月学院导师,你们敢对我动手?”

余青强压心中震撼,怒然开口,这三人迟迟不动手,还看江太玄脸色,显然,这三人听从他的吩咐。

虽然不明白,为什么三位强者会听一个废材的话,但,这个废材是清月学院的废材,曾为学生,现在就是一个奴才,看守药田的低贱奴才。

他不信,一个奴才,真敢这么大胆子对他出手,这是在挑衅清月学院!

“余青导师乃是学院导师,我也是学院顶尖天才,你一个低贱的奴才,也敢挑战我们,挑战清月学院?”余明也跟着怒吼。

“场主!”三位神魔怒了,他们恨不得现在就灭了余青,可是,江太玄却一直压着他们,让他不好出手。

看着余青和余明,江太玄嘴角噙起一抹讥讽笑容:“不要太暴力,留他们一条命,这是我感激清月学院养育之恩!”

“你敢……噗。”

余青暴怒,还没有开口,眼前突然一花,小腹一痛,一口血水喷洒,整个人倒飞出去。

“若非场主开口,这一拳,你已经死了!”

李元霸目光冰冷,俯视着余青。

“啊……”

凄惨的叫声传来,余明还未反应过来,就步了余青后尘。

“叔叔。”痛苦之中,余明大叫出声。

“我说呢,这余明怎么可能杀的了先天妖兽,原来这余青导师是他叔叔。”王明明冷笑:“既然都作弊,何必死抓着我不放?以为自己多高尚?”

“场主,我们先走了。”王源忽然开口,拉着王明明离开。

“老爹,我们不看下戏?”王明明有些惋惜。

“看个屁,儿子,商量个事,你回去求求你娘,把这些年存的钱都取出来。”王源低声道。

“老爹,娘会给么?”王明明有些心动。

“你去求,我帮忙说话,肯定能成。”王源道。

“那成,我们赶快回去,别又被汤月露抢先了,她都领先我好几步了。”王明明急道。

看着离开的父子,江太玄没有说话,看向余青的眼神,充满了冰冷与蔑视。

南方医院的地址
北京京都儿童医院咨询电话
亳州癫痫病专科医院哪家好
梅州能治妇科的医院
赣州治疗性功能障碍费用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