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冠

法武封圣 第389章 潜入望山城

2020-01-14 11:17:12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法武封圣 第389章 潜入望山城

“阮家村里有多少人?”丁馗问阮星竹。

“我离开的时候总共有八百多人,爹爹安排娘和二叔带一部分人离开了。”阮星竹听到死了三百多人很伤心。

“吕杨,尽量打听阮家村的具体死伤人数,协助田家找回幸存的人,我要让田丹将他们礼送回村。”丁馗发现自己的杂志社办得太有意义,如今在中望州的情报颇具规模。

“少爷回来的消息他们一定知道,魔中分部附近说不定有他们的眼线,田家应该有所准备。我们不要白天进城,等天黑再潜进望山城,由施将到田府查探,排除掉针对我们布置的陷阱,之后我们在白天光明正大地登门拜访。”丁昆忖量之后说道。

“我和施将一起去排陷阱吧,他的火候还欠缺点。”老钱头乜了一眼施将。

施将的脸立马垮了下来,说道:“能不提这事吗?”

“还有两天路程,大家早点休息吧。”丁馗在管家眼神示意下结束讨论。

虽然有一肚子话想对阮星竹说,但看着她憔悴的俏脸,丁馗强行忍住,好说歹说劝她早点休息。阮星竹见到丁馗后心里安定了许多,加上之前几天都没睡好,很快就进入梦乡。

两天后他们赶到望山城,天还没黑因此选择在城外隐匿行踪,招来潜伏在附近的,把他们的马带到隐秘之所藏起来。

春季的黑夜仍有一丝寒凉,城墙上的守军躲到避风的地方,这时候不会有人来攻打望山城,军官不会管得太紧。

眼看天空完全漆黑一片,丁馗忽然说:“昆爷爷,你带小竹进城,我自己想办法进去,回头在造纸坊碰头。”

原本计划是丁昆带着丁馗翻墙,施将带阮星竹翻墙,其他人有各自的办法越过城墙。丁馗临时改变计划,丁昆和施将变得轻松很多,阮星竹娇小的身躯都不用丁昆怎么费力。

丁馗说完不容别人拒绝,朝大家挥挥手,转身就钻进黑暗之中。说实话,被管家挟着进城并不舒服,他宁愿换个方向自己飞进去。

“师兄,馗哥不会遇上麻烦吧?”阮星竹认为丁馗和乾佑的实力差不多,乾佑知道四级战力者翻越城墙的难度。

“世子的精神力本来就很强,而且增长的速度比我还快,我是越来越看不懂世子了。或许世子这一年多游历有什么收获,看他这么自信应该没有问题。”乾佑已经看不穿丁馗的实力了。

“这样我和小将先去田府看看,你们去造纸坊跟少主汇合。”老钱头给施将打个手势,选择与丁馗不同的方向摸向城墙。

“四海和陶沐殿后,你们两个跟我走。”丁昆伸出手掌抵住阮星竹的背心,轻轻一发力就推着她往前飞奔,乾佑在后面赶紧跟上。

他们不会扎堆在同一个地方翻越城墙,分开翻墙风险要低许多。

阮星竹都不用发力,整个人就贴着地面飞行,那种感觉跟荣赐带着飞完全不同。突然,她手臂一紧,身体陡然往上拨起,丁昆带着她跳上空中。

是的,是跳而不是飞,一蹦一蹦的在空中跳跃,丁昆力尽之时,脚底总会出现一把刀让他蹬一下。

乾佑一直飞在他们的后面,速度明显不及带着一个人的丁昆。

城墙上的守军完全不知道有人在他们头顶上潜入望山城,顶多觉得上面的风忽大忽小有点乱。

跳进城中,丁昆松开手掌,“你们跟紧我,别走丢了。”说完不再带着阮星竹跑了。

阮星竹和乾佑都不知道,丁昆是可以踏着那把杀气化成的刀飞行。

稳固大武师境界以后,丁昆发现自己的杀气有点类似斗气,不但可以在体表形成一层防御罩,凝结成刀后还可以在空中任意飞行,能够承载的重量不下三百斤。

他越来越觉得自己练的功法与魔族有关系,能量功法除了魔力和斗气外,就是魔族的元能,这杀气明显不是魔力和斗气,那就很有可能是元能。

有鉴于此,丁昆在外人面前不敢展现自己与其他大武师的不同,即使是面对丁起和丁馗也一样,因为一旦暴露会带给自己灭顶之灾,极有可能还会连累丁家。

丁昆带着两名魔法师在望山城里转了三炷香功夫,来到了城中的点,造纸坊。

“呵呵,少爷,您蹲在那里不累吗?”丁昆忽然停下脚步,对着造纸坊旁边的一条黑暗的小巷笑道。

乾佑和阮星竹望过去,什么都看不到。

倏地跳出一个身影,对着他们微微一笑,“瞒不过昆爷爷的六识,你们师兄妹的警觉性不够啊。”是丁馗躲在小巷的y暗处。

“馗哥,你比我们还快啊?”阮星竹意料不到。

“世子越来越高深莫测了,刚才我的精神力明明扫过那里,以后跟我单挑可以稳稳地立于不败之地。”乾佑是实在想不通,他还处于中期执杖与后期执杖之间,哪里能发现一位开塔魔法师。

“我们到造纸坊后院吧,这个据点还未被发现,至少今晚是安全的。”丁馗是直接飞到这里来,在空中仔细观察一遍才下来的,已经排除有人监视这里的可能。

全四海和陶沐不及弓箭手身边灵巧,但以五级的实力骗过守军的眼睛毫不费力,跟丁昆他们前后脚赶到造纸坊。

“城上的弓箭手均配了两个箭囊,说明城中的戒备比平时严密许多,田丹难道想用武力对付我们吗?”全四海在翻墙的时候看出一点端倪。

“嘿嘿,有管家大人在,我们在这里杀个七进七出都不成问题,普通士兵根本无法威胁我们。”陶沐很久没有干杀人越货的勾当,这次来就要活动一下筋骨,跟着丁昆他有信心面对任何敌人。

丁昆接过陶沐的话说:“田家不知道我晋级大武师,也不清楚丁家新来的供奉实力如何,老钱和四海他们是知道的,而你是他们计算之外的,种种错判让他们妄图拼一把是有可能的。”

“可笑,这样的阵仗最多能防住我,但无疑会彻底激怒荣大师,招来更加厉害的人物田家怎么对付?小竹的师兄里可不止一位禁忌魔法师。”丁馗冷笑道。

乾佑和阮星竹异口同声问:“你怎么知道?”

荣赐的徒弟在外面很少会打出他的名号,尤其是大徒弟和二徒弟,只有极少数的人知道。

“呃,”丁馗知道自己说错话了,“我是听外公说的。”然后话题一转,“田丹这是不把丁家放在眼里啊,必须给他一个严厉的教训,否则日后是个人都敢以武力对抗我。”

“田家隐藏的高手最好不要出现,老奴研究出一个新招式,正想找人试一下效果,杀不死人应该能打掉几成功力。”丁昆y恻恻地说。

在场的人觉得周围温度猛然下降,实力最弱的阮星竹还打了个冷战。

丁馗从兜里摸出一块冰玉,放到阮星竹的手心里,说:“这个你贴身佩带,它能辟火也能吸寒,最适合你这样的气系魔法师。”

“这么好的东西给了我,那你呢?”阮星竹的眼睫毛在颤动,面对丁馗的关怀她都忍不住激动。

“我还有,收起来吧。”丁馗从怀里又掏出一块冰玉,在阮星竹的眼前晃了晃。

“哦。”阮星竹紧紧握住冰玉,一时间不知道要放到哪里好。

乾佑看了暗暗叹气,要是这个师妹知道丁馗快大婚的事情,不知会有多伤心呢。

这几天没有人向阮星竹提过丁馗要成亲之事,乾佑也不忍心提,阮家村遭此大难,师妹还有杀父之仇未报,目前不太适合跟她说这件事。

老钱头和施将直到下半夜才赶来造纸坊,只有丁馗和丁昆没睡在等他们。

“城主府防御格外严密,特别是后院,那里布满了守卫,不知道里面设了多少机关陷阱,我们只拆掉前院到大厅的陷阱,在深入就很容易被发现。”老钱头给丁馗汇报。

“够了,我们又不会进后院找田丹的家眷麻烦,最近田丹的儿子女儿想必是不敢离开后院半步,这样也好,我可以不用看见田觅那讨厌的嘴脸。”丁馗点头说。

“哼,我们找上门去,不怕那田丹不出来,躲在后院不出来见少爷,他还丢不起这个人。”丁昆不屑地说。

“那田健躲着不出来也是挺麻烦的。”施将是念念不忘田健。

“抓住田丹,田健就不可能不出现,城主府有多少守卫?”丁馗问。

“不下一千人,夜间值明哨的就有一百多人,暗哨不知道有多少,应该都是为我准备的。”明面上丁家就老钱头一个落日箭手,夜间反潜入的对象就是他。

“田家以前没得罪过高阶魔法师吗?这样的手段除了应付我还能够应付谁?哼,既然他们还抱有幻想,那么明天我们就执行第一套计划。”丁馗好不容易压下去的怒火又熊熊燃起,上次安家父子都没有让他如此愤怒。

翌日正午,丁馗带着人大摇大摆地来到城主府正门前。

特别祝贺朋友轩辕哆哆的新书《异界元素学家》签约成功,有兴趣的可以在本站观看。

威海市立二院预约挂号
南充市第五人民医院预约挂号
赣州市牛皮癣医院哪家好
安庆中医牛皮鲜医院
西安癫痫病权威医生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