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甲

天狱之崛起 第64章 有何不敢!

2020-01-14 10:38:20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天狱之崛起 第64章 有何不敢!

南宫议长左侧的老者大多数时候都眯着眼,好似在打盹儿,此时突然站起却又显得很精神。

“呵!既然大家这么相信我这个老家伙,那么我出次手也没什么。”

史天图似乎没料到他会起身,惊讶之色一闪即逝,脸色下沉,用只有主席台上的人才能听到的声音说:“吴元帅!怎么您也对今天的事有兴趣?有些事是不是管得太宽了?”

“你威胁我?”吴谦元帅微笑着望向他。

“不敢!”史天图的神色越来越阴沉。“只是吴元帅何必呢?”

“我可没管你那些破事儿,但今日人家提议让我检查,而我恰好又有那个心情,难道这也不行?”吴谦元帅仍旧保持着温和的笑容,接着反问:“这好像不是我管得太宽,而是你在管我?”

“我可不敢!”史天图嘴上这么说,可脸上的不满却显而易见。

吴谦元帅不以为然地笑笑,不再理他,缓缓升空,只留下若有若无的话音。

“老史,炼狱不是那么好欺负的,你别走歪了路!”

听到这话,史天图恨得牙痒痒,冷哼一声,却终究没再说什么。

南宫议长皱眉看看吴谦,随之又望了望史天图,最终选择沉默地坐回原位。

吴谦元帅很沉稳,不紧不慢地飞到比斗台,徐徐降落在李洛身前。

“小家伙!你的天分很好!”

“谢谢元帅夸奖!”李洛挺直身躯,恭敬回答。他第一次近距离接触到传说中的元帅,显然有些紧张。

吴谦元帅笑笑,伸手拍着他的肩膀:“不过今后可要小心咯!今日之后,想你死的人会非常多!”

李洛没有吭声,只是握紧了拳头。

吴谦元帅也没有再多说什么,搭在李洛肩膀上的手闪烁起光华,几乎没让李洛反应,已是收回了手去。随后,他的手掌又亮起朦胧的幻光,将李洛整个笼罩。

“咦?”

吴谦元帅诧异地挑挑眉,目光看向李洛的食指。

这正是带着那枚隐藏型灵器戒指的地方。

李洛的心脏狠狠一突,正在思考该怎么办,吴谦元帅的手却已在不经意间摸上去。

“嘶!”吴谦元帅的手瞬间一缩,眉头凝重,以只有他和李洛才能听到的声音惊疑道:“隐藏形灵器?还带毒?”

可片刻后,他看着自己发青的手掌,脸上的惊色更浓。

“这是那家伙的毒!”

说着说着,他似乎发现了什么,脸上的笑意越来越浓。

“这下事情可变得越来越有意思了!”

话音落下,他深深地看了李洛一眼,猛然飞起,对着全场大声喊道:“李洛的境界没有问题,实力也没有问题,全身上下有两件灵器,一座鼎和一串手链,而他并没有在战斗中使用,所以不曾违规。”

全场讶然,落针可闻,几万人都呆呆地看着李洛,不敢相信早前他们曾羞辱过的废物,竟然是货真价实的绝代天才。

李洛也很疑惑,弄不懂为何吴谦元帅已经发现了戒指,却帮着隐瞒下来。

主席台上的史天图,还有另一边的史无敌和姬广等人脸色都不太好看,事实上他们本就是想趁检查之机,暗中废掉李洛,可吴谦元帅突然横插一脚,可谓是将这事儿给破坏了。

随着吴谦飞回主席台,史天图死死盯着他,暗中传音:“老吴,你究竟什么意思?”

吴谦元帅回望着他,以心音回应:“你要打压炼狱我管不着,你要权也好,要与谁斗也好,我都管不着,可你要凭实力!你可不要忘了,人类最大的敌人始终是异族,再怎么内斗,不要逾越底线,你们天级强者出手算计人级后辈,有些过分了。”

随着吴谦若无其事地回到座位,史天图虽然不满,可终究说不出反驳的话来。

巨大的比武场陷入奇怪的沉寂。

比斗台上的李洛也意识到,自己在同辈人中似乎已超乎想象的强大,环顾黑狱和地狱两方的候战区,那些参赛的学员似乎全部都哑巴了,一个个都默不吭声。

“你们不敢比了吗?”李洛突然大声质问,声音在寂静的比武场上空回荡。

没人吭声,除了黑狱那边的真羽眼中隐有遗憾之色,黑狱和地狱两方的其他参赛人员都低着头。

“刚才你们说我是懦夫!那么现在,我将这两个字还给你们!”李洛厉声出言,他知道这时候必须强势,因为他是代表炼狱。

炼狱的候战区这边非常激动,没人想到李洛会在这么短的时间内突飞猛进,这样的局面着实让他们狠狠出了口恶气!

强尼少将思维活跃,很快大笑着对远处的史无敌和姬广喊道:“史将军、姬将军,我们现在需要送你们一块刻上懦夫的匾吗?如果实在不敢打,那就赶紧认输,何必这样耽误时间?”

“你……”

史无敌暴怒,愤恨地盯着强尼,可又真的找不到反驳的语言。

李洛心中早就憋着口气,趁机再度大声喝道:“你们说我是懦夫,现在我来了,你们无人敢上台,究竟谁才是懦夫?史无敌上将,你在比斗开始前曾斥责我是懦夫,说我这种人没资格成为人类的勇士,我觉得惭愧,因而鼓起勇气上台,可现在这……”

他的话没有说完,但省略的部分,可谓是明明白白地打脸,当着几万人的面在扇史无敌的耳光。

“李洛!!”史无敌从牙缝中喊出这个名字。

“史无敌上将,我是真的不明白为什么,恳请您多多指教!早前你好像说临阵退缩是野种?是懦夫?是人渣?是败类?这是真的吗?”李洛没管那么多,丝毫不留情面,反正已经撕破脸,不狠狠扇对方几个耳光,难解心头之恨。

当着几万人的面,史无敌此刻真是无地自容,堂堂天级强者愣是被李洛说得脸都胀红了。

炼狱候战区这边人人振奋,连右京上将和仙水中将都觉得很是解气。

许久后,现场仍然没有人回应李洛的叫战,右京上将微笑着上前一步,大声道:“既然无人敢应战,那么此战结果有目共睹,还请南宫议长宣布本轮比赛炼狱所获得的结果。”

“等等!”黑狱那边的姬广上将突然出声,急速道:“李洛违规,他不具备挑战赛的资格!”

“你说没资格就没资格,这四狱挑战赛是你办的?”仙水中将怒急。

“我说的是对是错,大家一看便知!”姬广伸手指着比斗台,朗声说:“你们看看台上现在有几个炼狱的人?”

随着他的话音,众人目光扫过,炼狱这边的人员瞬间陷入沉默。

姬广得势不饶人,迅速接道:“不错,除了李洛外,史纹龙也还在,这就是说炼狱有两个人在台上,这明显是违规的!”

“姬广,史纹龙已经失去战斗力,且并没有与李洛共同战斗!”右京冷声回应。

“这不重要,重要的是规则,挑战赛的比斗环节,要嘛团战,要嘛车轮战,这是多年不变的规则!”姬广坚持道。

主席台上的史天图似乎也被他这话所提醒,随之出声:“不错,规则就是规则,谁都不能违背,如果什么都讲个例外,那么规则拿来还有什么用?”

比斗台上,李洛也回头看向目光茫然的史纹龙,苦笑着叹口气,

“哎!早就叫你下去,非不听!”

眼神有些涣散的史纹龙目视着李洛,声音略带苦涩。“我不知道你已经这么强!”

说着,史纹龙倒也不笨,他无力起身,直接就在比斗台上连续翻滚,迅速滚下了比斗台。

看到这一幕,主席台上的史天图冷哼:“这样有用?违规就是违规,李洛不该有成绩!”

这样的局面出乎了李洛预料,他没想到对方会抓着这点不放。

正当炼狱这边束手无策的时候,那史无敌狠辣的目光盯着李洛许久,突然大声说:“按照规则,你们如果还想继续参赛,那么只能是同意开启团战,你们有权申请。”

“不可能!”右京冷眼看向史无敌。“你们都联合好了,李洛一人怎么打?”

“那你们就算输!”主席台上的史天图及时插话。

“欺人太盛!”右京的怒火不可控制地高涨,身上散发出杀气。

此时看台上的几万人也终于发现不对,隐隐看出此次四狱挑战赛似乎不是那么简单,看到高层间逐渐升起的火药味,他们终于不再吭声,全场都保持着绝对的沉默。

比斗台上的李洛同样在思考,他知道史无敌之所以提出团战,明显是想当场格杀他,不欲留下后患,可如果炼狱败了,他失去炼狱这个后盾的有力支持,早晚也会被史家坑死。既然如此,那还不如干脆轰轰烈烈一战,至少还可以博得一丝生机。

心中迅速做下决定,李洛深吸口气,沉静地看向主席台。

“好!团战就团战!纵我一人,又有何不敢!”

“李洛!不要冲动!”炼狱的候战区爆发出惊呼。

“好狂妄的小子!”史天图冷哼,几乎毫不犹豫地下令:“团战开启,四狱学员混战,开启防护结界!”

南京市仙林鼓楼医院预约挂号
重庆市万盛经济技术开发区人民医院预约挂号
哈尔滨治疗盆腔炎方法
北海癫痫病专科医院哪家好
西宁治疗前列腺炎方法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