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甲

末法时代之第七重天 第十七章 金兰之义无相忘(二十二)

2020-01-14 12:35:29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末法时代之第七重天 第十七章 金兰之义无相忘(二十二)

PS:想听到更多你们的声音,想收到更多你们的建议,现在就搜索公众号“”并加关注,给《末法时代之第七重天》更多支持!

晚上昌亚正睡得香,耳边传来乌刚的声音道:“三弟,快醒醒,我们被魔兵包围了。”他一下惊醒过来,果见四处刀光闪闪。慕莲理与好女也惊醒过来,乌刚要她们躺着,防止对方有箭射来。他把背上那柄七天踏雁大剑拿下给了昌亚,昌亚拔下自己的剑不要,乌刚便重又背上勒得紧了些,拔刀在手。昌亚感动不已,心道:“二哥肯拿最珍贵的东西交给我,可见对我极是信任。”扭头见乌刚两眼光亮,也正望向自己,知道他准备出击了,便转了个身与他背靠背,自己迎接北边的敌人。

眼见刀光越走越近,昌亚轻声嘱咐两个女子在石头后再伏得低些,突然站起在空中一抓一扔,只听远处“扑@无@错@..扑”声响,已经有人倒下,他想也不想,只管不停地抓扔,忽听一匹马悲鸣倒下,显是中箭而毙,不一会又有一匹倒毙。他急调大宇宙,开动能量罩,挡住来箭。箭雨纷纷落地,过了一阵,箭没了,他再用“不需暗器”打了一阵,往前一跃,前头也有跃起十几人,挥刀劈来,他剑花翻转,一剑刺中一个,倒转又中一个,横削一个。见倒下的果是铁衣铁甲的魔兵,杀得性起一柄剑神出鬼没,杀了二十几个。到最后索性聚气横扫,挡者都滚出十丈开外。魔人见他神勇。都远远退开了去。他跳回原地。见乌刚对着身前那块大石击去,那大石碎成千万个小块,砸向魔人,有一个魔人一跃数丈避开,昌亚空手一扔,那魔人一跤摔下。这一边已经没有敌人。

昌亚这一边还有十几个魔兵箭手躲得远远的,也不走,不时发来冷箭。四人在大石后坐下。昌亚伸掌将大石外的一根枯木吸了过来,乌刚双掌发红,不一会将枯木烧起来。火烧得旺旺的,驱走了恐怖的黑暗。

昌亚问道:“二哥,你怎地遇上了大哥,这事可是多有凑巧。”

乌刚道:“半年前,我到央西去拜访一个名头很大的人物,不想这人是个沽名钓誉之辈,明里做的是君子所为,暗地里却是与奸臣为伍与魔人勾结。我顺手将他料理,便往回走。路上听说你当上了‘西海上痒’的痒主,便上迷雾山脉来恭贺你,当时也不知你几时上任,便想不管早了晚了,总是来了就好。”

昌亚听了心中感动:“大哥想来也与二哥一般的心思,对小弟都是关怀备至。”

乌刚道:“我到了一个离西乡有五百里路的山道上,这里再往西走五百里就到了阴暗之地的魔人地界,并无人族在此居住,我知道走错路了,便在一棵大树上过夜。正上树要睡,却来了一伙魔人,手中长刀,背上大弓,这时月光如水,我见这些魔人押着一个人,这个被押着的人瞧不清楚面貌,我想,只要是被魔人抓着的人,必是我人族中的英雄好汉,今日被我撞见,不救他又如何能说的过去。便跳下树一刀一个,杀了十几个,余人都扑上来,有的魔人站在外围弯弓搭箭,只要瞧准机会就发箭。我知道这里离魔地很近,只要迅速结束战斗,应该不会引来更多的魔人。内中有两个魔人中刀后血流如注,却恍若不觉,如同没有中刀一般,像是不怕疼痛,仍是怪叫着扑上来,有一个被我一刀削去头颅,仍是蹒跚着一路砍来,只是没了头颅,手中的刀便乱砍乱削,另一个又斗了一会,才流血过多,慢慢软倒在地,这两个魔人真是怪异之极,像是中邪般不顾生死,现在想来当时情景极是吓人,要是再多两个这样的,事先又不知道他们这种能力,可要糟糕了。有几个趁我与这两个魔人缠斗之际转身跑了,打了差不多一个时辰,只剩下我和那个被抓的人。一时寂静无声,那被缚的人轻轻叫道:‘乌刚二弟,是你么?’我听了大是奇怪,见他是谷郎大哥,这一惊可教我入坠五里云雾之中,魔人抓魔人,可教人想破脑袋也想不明白了。我放了谷大哥,问他情由,他只说:‘族中肯定出了大事,我得要回去看看。’说着就向西去。”…

昌亚道:“不好,我大哥怎地糊涂起来了,他们要抓的就是他,怎地还要回去,他应该向东走,这西去不是自投罗么?”

乌刚道:“我也是这么问他,他一再说要回去,他说:‘我半人半魔,但心在魔地,族中发生大事,我不回去,更加不成话了。’临走还告诉我关于你的事,我听他说你异能开发出来,真力当世无敌,准备带领‘西海上痒’走出迷雾森林,不再独身世外,不禁佩服三弟的胆识。因此更要来瞧瞧三弟了。”

昌亚道:“这一次我的命是大哥所救,难道他是为这事遭来族人的排斥么?他这一去只怕凶多吉少。”

乌刚道:“大哥在魔族地位尊崇,一时半会无人敢杀他,就算被抓,也是不敢明目张胆地杀他,必要想一番欲加之罪的说辞,又叫人暗中下手,以蒙蔽人眼,平息众怒。但我想大哥必不会就这么容易为人暗算。”

昌亚道:二哥说的是。”心中稍稍宽慰了些。

慕莲理道:“我这个‘王木神箱’,是个惹事的祸端,世人都想着它,更想着我。我可不知要躲到哪一天。”

乌刚道:“我这柄宝剑也是惹事的祸端,还有我也是惹事的祸端,这些魔兵是找我报仇来了。”说着解下七天剑拿在手中,道:“三弟,你的剑法中可有横打一片的招数?”

昌亚想了想道:“有个破军式的剑法。”

乌刚道:“破军技真力需大到极致,你那柄剑只怕承受不住,用这个剑试试。”

昌亚握剑凝气转身横劈,万千剑气发出,那二十几个魔兵哪知道剑气说来就来,事前毫无征兆,立时倒下十几个,这一来只剩四个了,但那四个魔兵还是不走,站在那里手握弓箭弯刀。

乌刚赞道:“好剑法!”拿出酒大喝。叫昌亚也坐下喝酒。

昌亚喝了一口,忽然想起那天在西乡“花海楼”前听慕莲理似乎认识自己的父亲,便问:“慕婆婆,你叫家父孩子,可见你阅历无数,一路闲着,不如说说你的所见怕闻吧?”

慕莲理道:“我是什么族类,你可知道?”

昌亚道:“你美貌异常,长寿过百而不老,如果不是仙家,这可教人难猜了。”

慕莲理笑道:“百山之子果然聪明不亚于其父,你单名一个‘亚’字,可又作何解释?”

昌亚道:“自打我记事起,就没见过爹爹,到了懂事的那一年,也曾问起过母亲,我母亲说当年爹爹为我取名‘亚’,便是要我做人做事不可太过出头,要学会谦虚谨慎,总说是‘亚’比‘冠’好。”

慕莲理笑道:“这也是有道理的,可见你爹爹是何等谨慎之人。我当年曾为你父亲、乌天仆和谌铁龙三兄弟指点器械部打造兵器,我修罗一族,男丑女美,你可知道?”

昌亚点头,这修罗族男的奇丑,女的奇美,修罗人常与天神大战,又常常战败躲入藕孔之中。

慕莲理道:“修罗人是半人半仙,容颜不老也不甚稀奇,我慕家在修罗中是个大族,又以善制兵器出名,这神器的炼制没有火候是不成的,火候便要个好的风箱,我祖上去到三十二天砍来王木做成了这神箱,传到我这一代,人丁都在大战中消亡了,只留下我这一根独苗,这天界之中窥视我的又何止一人一族,我不愿世上再添新的神器制造新的杀业,有心躲藏,还是处处遭人追踪。”…

乌刚道:“慕婆婆心地仁厚,受乌刚佩服。慕婆婆,三弟,百里姑娘,你们可曾听闻刀剑不经主人允可私自杀人的故事?”

三人都觉得稀奇古怪,世上哪有如此灵性的刀剑,都说没有听过,乌刚道:“若是刀剑私自杀人,可不成了妖刀魔剑,主人可还能控制它么?要是它有一天对主人不满,便可趁主人睡得熟了将主人杀了。世上便说是无此等刀剑,就算真有这么一把刀剑,又有谁敢带在身边?”

众人这才知道乌刚是在讲故事,世上并无此等妖刀妖剑。乌刚道:“魔刀之所以是魔刀,是因为这刀被魔法高深之人下咒,持刀之人刀在手中,恶便在心中,从未有人逃出这个诅咒。三弟,谷攻峰魔性不大,其言谈举止堪称大家风范,亦且能够处处容人,你可是见过的。”

昌亚道:“是啊,他最终还是胸中除恶不尽,要与人族为敌。”

乌刚道:“正是,想来他与胸中的魔咒抗争已非止一年两年,魔刀魔性强大,最终不是人控刀,而是刀控人。”

昌亚听了悚然一惊,道:“刀控人,刀控人,大哥他,他会不会,会不会也走上他父亲的老路?”(《末法时代之第七重天》将在官方平台上有更多新鲜内容哦,同时还有100%抽奖大礼送给大家!现在就开启,点击右上方“+”号“添加朋友”,搜索公众号“”并关注,速度抓紧啦!)(未完待续……)

第十七章金兰之义无相忘(二十二)。

第十七章金兰之义无相忘(二十二),:

营口市中医院怎么样
鞍山市铁东区妇幼保健院怎么样
大庆比较好的牛皮癣医院
邢台出名的癫痫病医院
沈阳癫痫病医院到哪里好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