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甲

玄武裂天 第一千一百九十一章她是女人,不是君子

2020-01-14 11:35:22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玄武裂天 第一千一百九十一章她是女人,不是君子

"你果然够谨慎!"紫梦蝶见到对方也祭出了兵刃,沒有一点轻敌的意思,心中更是多了几分凝重。

"你我战到此时,彼此有多少斤两都已了然于胸,稍有托大都可能溅血当场。"风素素的神情同样多了一抺凝重之色。

两人都到了灵神境这个层面,风素素虽比她高了一个小阶位,却还没自信到敢以血肉之躯,去抗衡对方的圣品宝扇。

"即然如此,那就手下见真章了!"紫梦蝶话毕,手中银扇瞬夕间开合数次,快若流星电闪,令人眼花瞭乱,眩幻着人的目光一时难以视物。

唰唰唰!紫梦蝶握扇的玉指一搓一揉,扇面开合间,一蓬银光爆闪而出,旋即在空中划出一道玄奥的银色光弧。

扇舞雪鹰!这一扇仿佛将天地灵气聚于一处,发出一声尖厉的鹰啼之声,虚空骤然呈现出一只银白色的雪鹰,鹰爪狂舞,鹰口怒张,一声嘶鸣,夹裹着一股凛冽的寒冰气息,直朝风素素的立身之处苍鹰搏兔般的凌空俯扑而去。

风素素眼眸中的瞳孔微微一缩;这银白色的雪鹰看上去倒也有型有样,霸道狂暴的威势,足可撞碎撕裂一座峰峦,从其身躯上泛起的莹莹光泽,巳到了极度凝练的现象。

凤翔九天!风素素一剑飞掦而起,无数剑光瞬间汇聚成一只晶莹如玉的冰凤,片片冰晶如羽,闪射着冷?彻骨的纯净光华。

一时间,鹰啼凤鸣,一鹰一凤相互纠缠角逐,爪影纵横翻飞,战况凶险暴烈,整个空间为之极度的扭曲震颤,似乎随时都有崩塌之危。

鹰相凤体皆由彼此的灵力转化而成,虽巳凝练成形,却仍非实体,随着两者之间激烈的搏奕,彼此的形状皆在不断地缩小,璀璨夺目的光泽度也在逐渐地暗淡下来。

扇舞月轮!紫梦蝶眼见自己的雪鹰身形即将崩散,朝前踏出一步,手中银扇一挥轻掦,一道满月状的雪轮直朝风素素电闪般的奔射而去。

风素素惊觉时巳是躲闪不及,唯有横剑当胸硬扛了月轮的一击,整个人被震得轰然倒飞出去。落地之时身形尚未立稳,第二道月轮又飞斩而至。

噗嗤!仓促间侧身避过的正面锋芒,月轮仍飞速切过左臂肩头,划出一道口子,见红了,有血汩汩渗出,浸染如雪的衣衫。

双方几翻搏杀交锋,紫梦蝶几番受措,始终处于下峰,可谓险象环生,此时好不容易见到袭杀见功,又岂会轻易放弃连续攻击的大好时机。掌中银扇光华绽放,一旋一转,一震;斗转星移!

月轮带着一抺血痕划身而过,风素素尚还未及查视伤情,身体周边骤然又出现七点星光,闪射着冰凉浸骨的凛冽杀气。七点星光彼此间似有关联,如同北斗七星的排位,绽射出凛然的辉光。

风素素眼中的瞳孔收缩成一线,神色凝重地注视着七点星光的运行轨迹,远远瞥见紫梦蝶握扇的右臂上闪烁着点点星辉,周边浮现出一圈晶莹的光纹,看上去苍桑而古老,仿佛像似星辰轨迹。

紫薇星辰杀!紫梦蝶手中扇面一抖微颤,牵引着七点星光,似欲发起最后的攻击袭杀,一举解决战斗。七点星光在这一刻像是接受了什么指令,彼此间一阵交错穿梭换位,仿佛与塔外的星辰产生了絲絲缕缕的微妙联系。

下一秒。惊人的一幕发生了,四周的空间斗然一下消失了,风素素只觉整个人仿佛沉浸在一片浩瀚的天宇中,唯只见七点光华璀璨的星斗。

轰!七颗星辰的光辉像是释放到了极限,携带着一股恒古的苍桑气息,直朝着孤独无助的风素素奔涌绽射而去,那一瞬,时光好像在返流,星河汹涌倒卷。

"北斗绝杀,充满着死亡的气息,这或许就是你的终极绝杀技了!"风素素一身白衣飘飘,神情沉静如水,在她的脸上看不到一点惊恐惶然之色,语音飘浮,淡定,从容。

"在我的"北斗连珠"杀阵中,没有人可以全身而退,就算你的修为比我稍强一线,也不绝不会有所例外。"紫梦蝶目光灼灼地凝视着被星光笼罩吞噬的风素素,嘴角微微向上扬起,带着无比的自信,透出一抹胜卷在握的淡淡浅笑。

"是么?你未免也太过高看自己,低估你的对手了。"风素素话语仍是淡淡的,下一刻,却骤然爆出一声轻喝;冰晶无情!

一声娇喝声中,风素素手腕一抖,一束剑光脱体而出,剑锋轻颤间,一道晶莹的流光喷薄而出,一下切入北斗杀阵之中,似若一团炽亮的冰晶球体飞速旋动,这团冰球反卷逆旋到了极限,骤然一下爆裂开来。幅散的璀璨光华中绽射岀七枚晶莹剔透的冰棱,快若流光电驰般的撞向七点星光,空气仿佛静止,唯见七枚冰梭极速地旋动着,发出切割金属般的尖锐声响。

星光锋芒如剑,冰梭犀利如刃,彼此相互缠绕攻击,切割……点点银辉冰屑洒落四溅,双方的体积都在不断萎缩变小,随之玉石俱焚般的纷纷炸裂开来。七星连珠与冰晶无情在虚空中相互搏奕争锋,孰强孰弱?

空间一阵扭曲,两人的身形重新回到众人的视线中,风素素的长剑斜指苍穹,一脸冷浸肃杀。紫梦蝶的脸上却是透出一片惊诧愕然,就在这微一失神的刹那,七点缩小版的冰梭巳在眼前绽放开来。

这怎么可能?紫梦蝶的眼中充斥着不可思议的神情,面对七点蓄含着凛冽杀气的冰梭,没有多余的时间让她寻找答案,更不敢稍有托大,侧身挪步的同时,手中的银扇幻起一片扇影,封住了七点冰棱的所有攻击角度。

但见冰梭的攻势稍缓微弱,紫梦蝶不失时机的豁然一声娇喝;"给我碎!"扇势如山倾刻大涨,漫空劲气飞舞旋动,七点飞旋的冰梭骤然一滞,随即纷纷炸裂开来。

"不好!"紫梦蝶刚才惊魂方定的舒了口气,便见炸裂的冰棱碎片骤然聚合为一,颤悠悠地突然在她身前绽放,一片晶莹剔透的冰花,已轻柔多情印在了她空门大敞的胸口上。

噗!冰花一落,紫梦蝶顿觉自己的胸脯如遭重击,"噗¨地喷出一口鲜血来。

冰梭碎片聚合的刹那,她便巳大觉不妙,但,此时再想要回防巳势所不能,唯有眼睁睁地看着那多情唯美的冰花趁虚而入,十分温柔的印在胸上。

小小的一瓣冰花却是蓄含强劲无比的灵力,温柔多情地贴在胸口,随着冰花的再次崩碎爆裂,整个身躯像似突被一股重力再度猛击,轰然倒飞而去。

紫梦蝶跌飞出去的瞬间,便知道自己巳经败了,脑中仅存的一点清明告她,败的结果是什么?她做梦都想不到自己有一天会被轮为人质,高高在上的她,宁可死,也不允许这种耻辱发生在自己身上。双方虽然巳有约在先,但,她是女人,不是君子,所谓的诚信对她没有什么约束力,玉石俱焚,便是她此刻唯一的念头。

"杀!"紫梦蝶人在空中,朝着一众惊楞的亲卫强者,口中爆出一声娇喝,与此同时,正欲展开自己的冰雪战斗结界,与对方拼个鱼死破。

紫梦蝶的神念方动,便被一道飘渺的语音嘎然切断;"你若敢言而无信,玉石俱焚的施展战斗结界,我保证会将你全身剥光,然后丢到大街上去。不信大可一试!。"

这声音听上去太阴森,太邪恶了,没人会怀疑这只是一种单纯威胁,直令紫梦蝶感到心脏为之一缩,头皮发麻。这对一个女人而言,绝对比死更可怕百倍,连赌一赌的勇气都生不起来。纵算没人阻止,她也会毫不犹豫的放弃这搏命的念头。

不仅如此,她还发现自己被震飞出去身体在空中呆了很久,却始终未跌落地面,浑身上下似被一道无形的絲索牢牢地捆绑着,无法动弹分毫,而且越挣扎絲索勒得越紧,整个人就这样静静地悬浮在半空。

其余的一众亲卫强者从惊楞中回转神来,骤听跌飞出去的紫梦蝶在的空中呼出一声"杀"字,近三十名亲卫的杀气几乎在同一时间轰然迸发,众皆兵刃出鞘,纷纷正欲汹涌杀出,忽见眼前的空间一阵扭曲,四周的天地一下都被无尽的黑暗所笼罩。

"这是夜之领域!"无尽的黑暗中,有人惊呼出声,环顾四周根本看不见同伴的存在,甚至没有一丝光线存在。

在这片寂灭的黑暗中,无论任何光亮,只要出现,就会彻底被黑暗吞噬,半点痕迹都见不到。

对于每个人来说,黑暗都并不算陌生,但是,真正的绝对黑暗,却似乎从来都没有人体验过,?因为即便是再黑的夜,也总还会有一丝微弱光线的存在,即便伸手看不见五指,你也总可以竭尽全力,都能捕捉到一点朦胧的光影。

但在这"夜之领域"中,根本就不允许任何光的存在。人对于未知与陌生的事物或环境总是充满了恐惧,几乎没人可以例外。最可怕糟糕的是,这份黑暗所隔绝的,甚至不仅仅是光线,还有人的感知。

长春专业银屑病医院在哪里
重庆五洲妇儿医院预约专家
金华牛皮癣医院有哪些
长治白颠疯医院哪家好
淄博小儿白巅风去哪个医院好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