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BA

天幕神捕 第九百三十七章 死命忽悠

2020-01-14 12:58:32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天幕神捕 第九百三十七章 死命忽悠

躲在隐蔽之处的宁月三人顿时屏住呼吸,而在宁月的身侧,就是轩辕古皇的黄金棺材。清晰的听着血神的脚步越来越近,宁月也的心也渐渐的陷入死寂。

血神眼神闪烁着莫名的蓝光,缓缓的来到棺材边上,伸出手轻轻的抚摸着棺材的边缘。嘴角微微勾起,一丝诡异的弧线出现在血神的嘴角。

“父皇,我回来了……”一道如清风一般的声音响起,仿佛离家的游子,跋山涉水之后远渡千里的回到家乡,看到亲人之后的问候一般。

血神缓缓的盘膝而坐,从怀中掏出了两个酒杯,又不知从哪里变出了一壶酒,轻轻的将酒杯倒满。血神没有喝,而是默默的看着棺材眼神恍惚。

“三千年了,您为了让太古皇朝千秋万代,命我们消除了一切对皇朝的威胁。上古凶兽部落,被您的大军屠灭干净。远古异族,被您的大军灭族绝种。

您了不起,当年您登高一呼,万里山河一片赤地,北海翻涌都是滔滔的血水。你的功绩,覆盖了中原九州三千年,您的用亿万生灵之鲜血,铸就了您不朽的功勋。

这一点,您强过了儿臣一万倍,纵然儿臣在厉害,都比不上您的一丝一毫。您将人族带出了蛮荒,您给人族带来了文明。您铸九鼎,定九州,您收集天地精华,铸就上古神器。如果儿臣要说您比儿臣强的,纵然儿臣说三天三夜也说不完……

但是!有一点您却比不上儿臣。生命有穷时,纵然您是千古帝皇,天地人杰,但岁月悠悠您却只是天地之间的一个过客。

三千年了,过往烟云,你绞尽脑汁守护的太古皇朝,却在三千年前就已经消失了。是不是很失望?是不是很难过?我也很难过。

同样是三千年,我还能坐在这里和你说话,而你,却只能躺在里面听过说话。如果我说我比你强,你服不服?哈哈哈……纵然你不服,也拿我没办法了!”

血神大笑一声,缓缓的端起面前的酒杯,轻轻的洒在棺材的面前,“当年你为什么不把皇位传给我?为什么要立轩辕彦为太子?

难道真的是因为我和无忧相爱?别骗我了,我是你的儿子,这世上还有谁比我更了解您?您说兄妹结合实为乱伦。但是你呢?私下里和几个姑姑就真的干干净净?

我和无忧真心相爱,你为什么要拆散我们?拆散我们还不算,你把无忧发配到蛮荒之地,你夺走了我辛辛苦苦积累下来的所有荣誉所有功勋,这真的好么?都是你的儿子,你何苦对我如此绝情?

算了,你都死了。我说什么,你都听不见!不过作为你的儿子,纵然你对我有诸多不对,但我也要尽我的孝道不是?

太古皇朝烟消云散,在人们的记忆里太古皇朝就是久远的神话。我会让太古皇朝重现人间,我会让世人重新回归到太古皇朝的统治之下,我会重新延续太古皇朝的辉煌。

不过在此之前,我先要想父皇借一样东西。帝龙印作为太古帝皇之凭证,你为什么让他和你一起随葬?是不是你不甘心走到生命的尽头?是不是你想在幽冥地府还继续做你的无上帝皇?

俗,俗不可耐!”

血神说完,缓缓的站起身,眼神却没有继续看向棺木,还是缓缓的扫向四周,最后定格在宁月藏身的位置。

“宁月,无忧,你们觉得能逃过本王的感知么?”血神的声音幽幽的响起,一瞬间,一道狂暴的气势突然间席卷天地。整个太古禁地在气势之中剧烈的震荡,而在气势中央的宁月三人,却再也无法掩藏。

被逼无奈,宁月牵着千暮雪和芍药的手,缓缓的踏出隐蔽之处,身形一闪,来到了高台之上。三人站在一起,相互牵着手抵御着血神的气势,而血神看到三人的出现,却突然间收起了气势。

血神的眼神缓缓的扫过三人,最终定格在芍药的脸上。凝视了很久,谁也没有说话。突然,血神笑了起来,笑容之中仿佛有着难言的洒脱。

“原本以为,再见到你,我会对你有很多话要说。但现在见到你了,我却突然间不知道该说什么了。你说的没错,你不是无忧。

虽然你和无忧长得一模一样,但你终究不是我的无忧。我的无忧,永远只会爱我一人,绝对不会投进别的男人的怀抱。

但是纵然你不是无忧,但你毕竟是她的转世。只要你愿意回到我的身边做我的皇后,我可以不杀你。”

“原本我以为,再见到你你说的话会有点新意,现在看来,我还是高看了你一眼。你已经斩断了生死跳出了轮回,你应该有更高的追求才对,为什么还在这红尘俗世中挣扎呢?”

宁月轻轻地握紧芍药的手,不经意的将他挡在身后,满脸堆笑,露出了一个仿佛狐狸一般的笑容。听了宁月的话,血神的眼角突然间也挂起了一丝的笑意。

“更高的追求?复国太古皇朝,成为万世帝皇,这难道不是更高的追求么?宁月啊宁月,原本在我的心底,应该在见到你的一瞬间就杀了你。但现在,我突然想听听你想用什么花言巧语来从我手下换下一条命。”

“你当我怕死么?”宁月突然收起笑容,眼神淡漠的问道。

“你要是不怕死,躲进太古禁地做什么?”

“我要是怕死,何必躲进太古禁地?天大地大,哪里没有我的容身之所?实在不行,我远走荒漠,东渡重洋,北越北海,实在不行,我去南方十万火山也行。”

宁月的话音落地,血神的脸色却变得凝重了起来。虽然不愿承认,但宁月说的的确也不错。以宁月的武功,天下之大要找一个地方躲起来,自己还真的找不到他。

“我们习武之人,原本就是逆天而行。何为逆天,就是挣脱天地束缚逍遥自在。而在逆天而行的道路上,注定是铺满累累尸骸,千秋万枯,但是为了攀附一座又一座巅峰,我们乐在其中。

武道之路何其艰辛,问道之路何其难得,天道之路何其渺茫。而你,却如此轻而易举的得到了无数人穷极一生都无法企及的机遇,达到了无数英杰穷极一生都无法达到的高度。

天地如此钟爱与你,你却想着如何皇图霸业如何统领红尘千秋万代?你对得起你这独一无二的际遇和荣幸么?”

宁月一番话,说的千暮雪握剑的手都微微颤抖。躲在一边的宁缺都无语的捂住了脸,唯有身后的芍药,却是一脸崇拜的看着宁月双眼放光。

血神的脸色虽然平静,但眼底深处却微微动容,过了许久,血神薄薄的嘴唇才微微起合,“我已经达到天道之境,我已经登上巅峰,我已经跳出生死,成就无上魔神。

逆天之路,我已走到了尽头。就像农夫种下的庄稼,我等到了收割的时候。不成就皇图霸业,不统领千秋万代,我还能做什么?”

“尽头?哈哈哈……猖狂,无知,狭隘!”宁月一连飚出三个词,每一个都像一记鞭子抽打在血神的脸上。而宁月脸上那种看待白痴的蔑视眼神,更是深深的刺痛了血神的心。

“你想死?”血神眼中凶芒闪动,无穷的气势仿佛山川五岳一般向宁月倾倒而来。

“只有弱者,才会用武力来折服对方,以达到认同自己的目的。血神,纵然你有着通天彻地的修为,但你的心,却如此的小!巅峰?什么是巅峰,你还只是一介凡人,你还没有褪去肉体凡胎你却说武道已经走到了尽头?可笑,可笑!”

“我已经练成了血魔真身,我已经成就万古不灭的躯体,你竟然说我是肉体凡胎?”血神有些抓狂的喝到,眼神中迸射出犀利的凶芒。

“你的仙灵之气呢?”宁月轻飘飘的问出了一个问题,一个问题,却仿佛一根骨头一把卡在了血神的喉咙深处。

宁月轻轻的抬起手,一朵气旋在手掌之中成型,气旋如烟雾缥缈,如薄纱一般朦胧,在宁月的手掌之中,渐渐的汇聚成一朵冰清玉洁的水莲。

将手掌轻轻的凑到嘴边,轻轻的吐出一口气将手中的气旋吹散。而伴随着气旋飘散,血神的眼中骤然间涌出了一丝羡慕一段可惜。

“我们只是问道之境,但我们的目标却已经看向了仙道。而你呢?斩断了生死跳出了轮回,你的眼中却只有人间道。

你还敢说,是你把武道走到了尽头?不不不,不是你已经走到了尽头,而是你的心已经到了尽头。因为你已经满足于现状,你已经没有了追求,因为你……已经停下了脚步。

身为武者,你应该明白停下脚步意味着什么?我们这些蝼蚁,都在命运长河之中自强不息,而你有着我们难以企及的起点,却已经故步自封。轩辕弈,你真的很让人失望啊……”

暗中的宁缺,脸颊上的肉不断的抽动,眼眸深处,却闪动着深深的迷茫,“这是我儿子?这真的是我儿子?我儿子怎么可以这么贱?骄阳,我对不起你……我没有教导好月儿……我……”

辽宁医学院附属第二医院预约挂号
邵阳市正骨医院预约挂号
淮安治疗阳痿医院
蚌埠白殿风治疗方费用
陕西哪所医院能治牛皮癣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