排球

陕西遭暴打男童见陌生人不愿抬头抱住奶奶哭

2019-07-09 14:13:44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陕西遭暴打男童见陌生人不愿抬头 抱住奶奶哭闹

华商报讯( 景冀) “咱不紧张,身上戴着这些东西你就变成能打败怪兽的奥特曼了。”已转院至唐都医院神经外科接受进一步治疗的洛川被打小男孩,听到医生赵兰夫的安慰后,慢慢放松躺好,接受医生的检查。5月4日,洛川一疑似精神病患者将一名幼童打伤,引发社会强烈关注。只有2岁8个月的他,因受打击和惊吓太大,现在只愿跟妈妈在一起,不愿意看到更多陌生面孔。

8日下午,在唐都医院神经外科,被打小男孩头上包着纱布和姐姐坐在病床上,小男孩的奶奶和其他家人陪在小男孩身旁,妈妈并不在病房。一旦看到有陌生人进入病房,小男孩就立即抱住奶奶,并且开始哭闹,任凭其他人怎么哄他,都不愿意抬起头来。

“娃被打后,这几天一见到陌生人就哭闹得非常厉害,情绪比较烦躁不安。”小男孩的奶奶抱着他说,“当时要是那个骑车过路的人伸手拦一下,娃不至于遭这样的罪。”抱着奶奶肩膀的小男孩手臂上还有一些明显的伤痕,“有几脚是踩在娃胳膊上的,后背上全都是被打的伤。”看孩子哭闹,华商报立即离开了病房,不想再打扰他。

据神经外科主任医师介绍,男童头皮裂伤,颅骨骨折,受伤的情况对一个这么小的孩子而言,实在是让人感到触目惊心。“目前经过初步诊断,孩子所受的外伤问题不大,但是孩子因为受到严重惊吓,心理创伤比较大,需要一个恢复期。”

医生准备给小男孩做心电图检查时,一看到这么多仪器,他又烦躁不安起来,不愿意配合。唐都医院神经外科主治医师赵兰夫笑着说:“小伙子,咱不紧张,戴上这些东西,你就变成打怪兽的奥特曼了。”在医生的安慰下,小男孩逐渐安静下来,睁大了好奇的眼睛,看着医生给他做检查。

“目前孩子还需再观察几天,做一些相关的检查,因为受惊吓过度,精神上受刺激比较严重,经常哭闹,我们会联系相关专家给予心理干预。”赵兰夫表示,医院将会尽全力,尽最大可能让孩子身体和心理都痊愈。

5月8日上午,华商报在洛川县看守所见到了施暴的王蛟龙。他一直低着头,不说话。当办案民警问他是否会写字、家庭住址等问题时,他才勉强低声说出了自己的名字,对于其他问题,没有回答。据观察,王蛟龙黑着眼圈,有些紧张,也会傻笑,偶尔低头碎语,没人能听清楚他在说什么。

洛川县公安局刑侦大队侦查员屈乃直介绍,事发当天下午5点多,74岁的退休医生文女士在行走中,曾被王蛟龙从背后一脚踹倒,致左腿骨折。文女士报警后民警出警。“在调查过程中,他也是这样的状态,什么都说不清。”经警方了解,王蛟龙有精神病史,民警只能带他回家,让家人监护。可是他又偷跑了出去。当晚8点多,54岁的焦女士从汽车站门口出来,毫无预兆地被王蛟龙打了一巴掌,打完后扬长而去。王蛟龙从南往北走,与打小孩事件只相差五六分钟。

屈乃直说,目前王蛟龙情绪稳定,但是状态不好,不利于调查。洛川公安希望两个路人尽早到公安机关配合调查。据了解,洛川公安已联系西安方面鉴定王蛟龙病情。

昨日,延安市精神卫生中心中心院长张宏伟说,3月13日,在延安市卫生部门每季度一次的随访中,王蛟龙(施暴者)病情是稳定的。“他打了两个人之后,又打了小孩。没有明显的目的性,初步看当时是发病状态。”张宏伟还说,王蛟龙从未到该院接受治疗,如果在这里治疗后定期复查,相信可以得到药物控制。

洛川“5·4寻衅滋事案件”发生后,5月7日下午,洛川县政府副县长刘晓霞带领卫生、民政、公安等部门赶往西安看望受伤男孩。当晚20时40分,刘晓霞一行在西安一家宾馆见到了伤者及家属。从家属口中得知,幼童李某某经西安儿童医院检查诊断为头皮挫裂伤和软组织损伤等,医院建议其可住院治疗或回家休养,李某某父母选择离开医院。刘晓霞当即劝说家属,建议给孩子做进一步检查和治疗,同时责成县卫生医疗部门立即联系西安唐都医院,连夜帮助受伤儿童办理了入院手续。刘晓霞还代表洛川县委、县政府给了家属2万元救助金。

不少读者纷纷打来,希望给被打男童捐款。也有热心读者了解救人小伙儿小王的地址,想给他寄礼物表扬其勇敢行为。5月8日中午,在洛川“重庆巴国香辣菜馆”门前,市民挂上了“传递正能量”的横幅,为小王点赞。

这一事件,使人们更加关注对精神病患者的监管。有人认为,这一群体具有潜在威胁,应受到政府的监管。华商报获悉,民政局只能保障其基本生活,优先补助家庭贫困的患者。卫生局有建档机制,对于患者进行随访和体检。残联则给病情严重的贫困者提供药物支持。

5月8日,洛川县低保办主任王建芳表示,对于精神病患者的监管,更多的应该是家庭。家属应该重视患者,送往救治更为重要。在救治过程中,有大病救助、合疗报销及低保户救助。除此之外,民政部门优先补助家庭困难的患者,给予另外的救助。

卫生局系统里,对于精神病患者有建档和录入系统。目前,洛川县卫生局建档精神病患者有878名,录入系统的有786名,其中精神分裂者有322人。有的患者家属不愿被外人知道家里有病人,工作人员无法获知更多的信息,难以录入系统。洛川县卫生局副局长张林说,目前洛川县已经展开排查工作,让医院拿出救治方案,完善系统。洛川县疾控中心副主任栗富宏表示,对于精神病患者,卫生部门每三个月进行一次随访,了解病人病情。每年财政补贴204元体检费用,给病人体检。由于发病时间不确定,监管难度极大。家人的呵护和社会的不歧视很重要。“在随访中,我们没有发现有暴力倾向的患者,有的监护人会隐瞒病情。”栗富宏说,在日常的工作中,也有来自监护人的障碍。

据了解,延安市精神病患者录入系统的有5000多人。其中大多为精神分裂者,他们思维异常、行为脱离现实,但有记忆能力。谈到精神病患者监管现状,延安市精神卫生中心院长张宏伟说,家属整体的监管心偏弱。有的是不承认有病,暴力对待;有的则是隐瞒。目前控制病情的基本药物并不贵,只要监管人正确认识和面对,长期服用可以得到有效控制病情。

分销平台小程序
怎样进入有赞微商城
微商城单品怎么做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