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球

战气凌霄 第2922章 丧家之犬

2020-01-13 22:12:03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战气凌霄 第2922章 丧家之犬

瘦死的骆驼比马大!

纵然是龙恨天现在的状态,也不是陆天羽能及的。

他要跟龙恨天死战,岂不是找死吗?

龙恨天狂笑一声,“好好好!好小子,你是老夫成极圣这么多年来,第一个要与老夫死战的人。人人都说你陆天羽狂妄,如今确实很狂妄。老夫答应了,就是不知道,你的两位长老肯不肯答应呢。”

龙恨天老邪和韩天赐两人,眼中满是戏谑。

他不相信,疯老邪和韩天赐会舍得让陆天羽和他死战。

“陆小子……”不出所料,韩天赐和疯老邪开口就要阻拦,然而陆天羽却是冲他们摇了摇头,打断他们的话,随后冥傲龙,淡淡道:“若我没猜错的话,这位前辈应当是龙帝学院的院长吧?不知道,前辈可否同意龙长老与我一战,生死由命呢?”

“陆天羽!”北冥傲龙尚未说话,龙恨天便暴怒一声。

他龙恨天乃是龙帝学院武战院堂堂长老,齐天极圣修为,而他陆天羽不过是炎帝学院的普通弟子,区区虚圣修为,竟然说出这番话,分明是在侮辱他。

“陆天羽,老夫与你死战,不需要经过他人的同意。”

然而,北冥傲龙突然开口道:“恨天,休要再说,你不是他的对手!”

此话一出,满场皆尽。

“院长,你说什么?龙兄的实力尚不及这小子吗?”有龙帝学院的长老不解道。

“就是,龙长老乃是我龙帝学院武战院的长老,那小子不过是区区虚圣,他有什么资格与我家长老死战。”

“哼!我敢打赌,他连我家长老的一招都不敌,便会被当场斩杀!”

“哼!人没有实力不可怕,可怕的是自不量力。”

在场的龙帝学院的普通修士,也是鄙夷的天羽。

在他们陆天羽会说出这番话,纯粹是找死。

莫说龙恨天,纵然是他们这些普通子弟,也不是陆天羽能及的。

若真要死战,在场的大部分修士,都能斩杀陆天羽吧。

然而,北冥傲龙却不理会他们的议论纷纷,天羽道:“小伙子,今天这件事,我龙帝学院也有错。既然你已从龙帝身陨地走出,我龙帝学院必会给你个满意的答案,这件事就这么算了吧?”

“院长,何必与这小子说这些好言好语。这小子不自量力,就让他与老夫战一场。老夫倒要这小子有何厉害之处。”

“不错!这小子从我龙帝身陨地内得到了一柄魂阶玄兵,就算要解释,也是应当他给我们解释才对。”

“都给我闭嘴!”北冥傲龙猛地回头,制止住这些长老的议论纷纷,随后天羽道:“怎么样,答不答应。”

这北冥傲龙倒是个不简单的人物,实力眼光甚至还在欧阳闵行之上。

陆天羽心里暗道,他现在的实力不过区区虚圣,故而在场的所有人都不把他放在眼里。纵然他一路过关到此,随后又从龙帝身陨地中走出,对他们而言,也不过侥幸罢了。

在他们眼中,他就是区区虚圣修为,哪怕实力逆天,也是任他们随意碾压的蝼蚁般存在。

但北冥傲龙却是直接就让龙恨天认输,显然,他陆天羽的真实实力。

陆天羽闻言淡笑道:“冤家宜解不宜结!既然前辈提出来,晚辈岂有不存的道理。不过,这件事事关我炎帝学院的颜面,不能就这么算了,总得给我等些补偿吧?”

“补偿?你小子已经从我龙帝学院拿走了一柄魂阶玄兵,还想要什么补偿?”北冥傲龙淡笑道,没有因为陆天羽的话而生气。

“上次龙长老去我炎帝学院之时,与我学院长老对赌,若输了,要拿出那颗避水珠。我的要求也不过分,只要龙长老把那颗避水珠给我即可。”

“你休想!”龙恨天勃然大怒,那避水珠对他而言的意义,丝毫不亚于疯老邪的随身玄兵,天心刃。陆天羽打他避水珠的注意,岂能让他无动于衷。

“那就休怪我不客气,动手抢了。”陆天羽语气平淡,身上却散发出一股磅礴之气。

破虚剑上的灼魂气更甚了。

“小子狂妄,找死!”龙恨天忍无可忍,手掌猛地的挥出,顿时天地变色,四周狂风大作。伴随着这凛冽的狂风,巨大的手掌突然拍出,如同黑幕一般,遮天蔽日,朝着陆天羽碾压而来。

“小心!”疯老邪韩天赐等人纷纷出言提醒。

陆天羽面色不变,手中的破虚剑轻轻挥出,剑芒冲天,照彻那黑幕。

“嘶!”刺眼的剑芒和让人压抑的黑幕撞在一起,发出震天巨响,随即就见陆天羽的破虚剑刺破黑幕,将其斩落成无数碎片。

心头的压抑消失,众人眼睁睁幕消失在眼前,幻境内再次恢复以往,而陆天羽的破虚剑,瞬间便降落到了龙恨天的头顶上。

龙恨天避无可避!

感受到无尽的杀意袭来,龙恨天面色苍白,有心想要开口求饶,却放不下面子。正在犹豫不决之时,北冥傲龙的声音传来,“陆天羽住手。”

龙恨天松了口气,本以为自己逃过了这一劫,然而,陆天羽手上的动作,却没有停下来。

破虚剑依旧悬浮在他的头顶上,强烈的灼魂气,让得他神魂巨颤,开口厉吼,“陆天羽,你非要置我于死地?你难道忘了我的身份了。”

“成王败寇,强者为尊,请问你什么身份?”陆天羽冷笑一声,破虚剑已经斩落了龙恨天头上的发髻,让得他披头散发,状如疯魔。

“想让我放过你,交出避水珠,向我炎帝学院道歉。”

“不……我给,我给,我把避水珠给你。”感受到破虚剑的剑芒已经触及到皮肤,龙恨天终于开口求饶,身子抖如筛糠。

“吟!”破虚剑发出一声龙吟,停在了龙恨天的脖颈出,但若陆天羽想杀他,只要稍微动下,龙恨天便会人头落地。

这一副画面,让得在场的修士,皆是惊讶的长大了嘴巴。

陆天羽竟然差点斩杀了龙恨天?

怎么可能!

他不过区区虚圣,对于龙恨天而言,不过是蝼蚁般的存在,怎么可能斩杀龙恨天!

然而,纵然他们不想相信,也不得不相信,耳听为虚,眼见为实!

赤天丰玉虚长老武心长老魏天几人相识一眼,随即苦笑出声。

他们原本以为-对陆天羽的修为和实力已经有所了解,现在才发现,自己等人还是小天羽。此子虽是区区虚圣,但实力已经堪比立地极圣,甚至能与齐天极圣有一战之力!

韩天赐疯老邪等人也没想到,陆天羽真的有斩杀龙恨天的实力。

眼睁睁的边悬在龙恨天勃颈上的魂阶玄兵,他们一时没有回过神。

李思雨恐怕是在场的修士中,最震撼的一个了。

她在龙帝学院名气极大,除了为人仗义,容貌秀丽外,最关键的便是,她的修炼天赋。

毫不夸张的说,李思雨的修炼天赋,在整个龙帝学院都算是前几位,然而,见识到陆天羽的实力和修为天赋后,她顿时有种坐井观天的感觉。

自己的修为天赋和实力,无论哪一样都比不过陆天羽,甚至相差极大!

在场的修士中,没有太过意外的,恐怕只有龙帝学院的院长北冥傲龙了。

他早就天羽的实力很强,强到超乎他的想象,否则,他怎么可能从龙帝身陨地安然走出。而且,还得到了魂阶玄兵。

其他人可能忘了魂阶玄兵的特性,但他可记得清楚,魂阶玄兵有剑灵,能认主。若非实力修为天赋三样都很强大的人,根本不可能得到魂阶玄兵的认可。

龙恨天纵然是把陆天羽斩杀了,也未必能让魂阶玄兵认其为主。

叹了口气,北冥傲龙道:“恨天,把避水珠拿出来交给他吧。”

龙恨天下意识的想要拒绝,但感受到脖子上的冰凉,最终还是眼中恨色一闪,从怀里掏出了那枚光华闪烁的避水珠。

此时的避水珠,就如同他的心一样冰凉。

陆天羽接过避水珠感受了一番,别说,这颗珠子内的水之气确实很浓郁,对修炼水之道的修士帮助确实很大。

陆天羽虽然也修炼水之道,不过,他的水之道已经融合,此珠子对他无用。

拿在手里掂量了一番,陆天羽把避水珠递到疯老邪面前,道:“疯长老,此珠给你吧。”

“不用不用,老夫要他无用。”疯老邪连连摆手,他不修水之道,这避水珠对他确实没什么用。

眼见陆天羽要给他,韩天赐也是道:“这枚避水珠,你自己留着吧。放在我等手里也是浪费。”

“既然这样的话,那我先收起来了……对了,还有一件事,说出来老疯子你别骂我。”陆天羽忽然想起天心刃的事情来,脸上浮现出几分尴尬之色。

“什么事?”疯老邪愣道。

“你的天心刃……被我的破虚剑给吞了。”陆天羽嘿嘿笑道。

“什么?”疯老邪下意识的就瞪大了眼,不过却没有发怒,只是天羽手里的破虚剑,大声道:“纵然你手里这把剑乃是魂阶玄兵,但我的天心刃也是灵阶玄兵,能打断,怎么能被被吞噬?”

本书来自/book/html/3/3540/ml

荣成市中医院
武汉市第九医院
常州重点牛皮癣医院
石家庄专门治白癜风医院
济宁治癫痫病的中医院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