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竞

超脑魔卡使 第五章玻璃配方

2020-01-14 18:16:13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超脑魔卡使 第五章玻璃配方

杨克对于这种人和人之间的勾心斗角完全不了解,也懒得去想,对方的嘲讽也好、鄙视也好,反正不能对自己造成什么真正的伤害,他根本就不以为意。只不过,这一切都建立在不能给自己造成麻烦的前提下。

但是现在,杨森却拦在杨克面前,不让他过去。

“老三,不是我说你,就凭你那三脚猫的功夫,甚至连一级炼金师都不到,你能做什么?作锅子和铲子吗?嘿,还是别拿出来丢人了!传扬出去,别人还以为我们杨家无人呢!”

杨克皱眉道:“让开。”

杨森冷笑:“我不让开你又能怎样?你还瞪我?有本事你来打我呀!来呀!”

口袋中的尤里叹道:“小子,你自找的……”

杨克右手闪电般探出,瞬间就卡在了杨森的脖子上,随即向上一提,将近两百斤的杨森登时被他单手提了起来!突然被扼住脖子的杨森眼睛翻白,双手抓住杨克的右手,努力想要扳开,但是杨克的手就好像铁钳一样,任他如何努力也扳不动分毫。

所有人都没想到杨克竟然突然出手,而且还是这种惊人的动作!一时间大家都有些呆滞,完全不知道究竟该怎么做。不过杨克可不管这些,对手已经向自己提出了明确的要求,要自己打他――这种好机会上哪儿找去?自然不可能错过。

杨豪下巴几乎都要掉到了地上,结结巴巴道:“你……你要……要做什么?”

“我要做什么?”杨克冷冷道:“是他主动要求我动手打的。”当然,实际上杨克没那么白痴,他早已经听出来杨森所说只不过是一种挑衅的大话罢了,但是对于杨克来说,这却是一个再好不过的动手借口。

“这……”杨豪登时语塞,又不敢上前阻止杨克,一时间焦急万分。

杨克用意识询问尤里道:“我能做到什么程度?”

尤里嘿嘿笑道:“能够痛打这家伙一顿,但不能造成太大伤害,残疾、丧命都不行。”

这时候的杨森口中已经发出“嗬嗬”声响,满脸青紫,力气减弱,显然已经撑不了多长时间了。

忽然楼梯处传来一声大喝:“你们在做什么?!”杨克循声望去,发现不知道什么时候门口已经来了一群人,刚才出声大喝的,正是自己的老爹、杨氏家族的族长――杨弗!

杨弗虽然脸上肌肉僵死没有表情,但是眼神中却透出一丝震惊,显然他也没想到杨克会有这样的举动。跟在杨弗身后的,还有老管家艾尔文和几个护卫,大家都像看到怪物一样在看着杨克――单手举起一个将近两百斤的大活人,这真的是身材比较瘦弱的杨克做到的?

“小少爷,快……快放下来,大少爷他快要不行了……”艾尔文焦急地叫道。

杨克随手一挥,已经陷入半昏迷状态的杨森便被丢到了地上,杨森的护卫忙抢上去救护。杨克皱了皱眉头,道:“放心吧,没死。”

杨弗盯着杨克,沉声道:“谁能告诉我,究竟是怎么回事?”围观的人实在是太多,这种事情根本不可能掩盖住,在族长的一番询问之下,众人很快便七嘴八舌地将事情讲述了一遍。

杨弗和艾尔文面面相觑,一时间不知道究竟该说什么好。事情一目了然,很明显就是杨森不对,他挑衅在先。但是杨克出手也实在是太狠,竟然差点把杨森掐死――什么时候杨家的小少爷竟然会有这种武力了?

杨弗轻咳了一声,也不去计较两人究竟谁是谁非了,干脆岔开话题,对杨克问道:“你来这里做什么?”

杨克心中一动,似乎这时候正是抛出那玻璃配方的机会!想了想,道:“我想要试验一种配方。”

杨森只不过是随口一问,在听到杨克的回答后不禁一愣。配方?难道是新材料的炼金配方?在炼金术当中,任何一个配方都是非常珍贵的,有一些更是秘不外传,成为各个家族中的镇宅之宝――在蔚蓝大陆上,并没有“化学”这门科学,每一种合成材料的诞生都只能依靠大量的人力、物力和千万次的试验才能成功,这也正是炼金术逐渐没落的原因之一。

“你说试验配方?是新配方?”杨弗有些难以置信。

“是的。”

杨弗凭直觉,自己的这个小儿子并没有欺骗自己!如果说真的有一个炼金术的新配方……当然,炼金术的配方也是千差万别,有些制作出来的东西并不比垃圾贵多少,而有些配方则是价值连城――据说,“炼金术”这个名字是起源于诸神时代的一个配方:从海水中提炼出黄金!只是可惜,那个神秘配方早已经消泯于悠久的历史长河中,唯一遗留下来的只有这个名字而已,不过从那以后,炼金术却逐渐演化成了一门庞大的学科。

“好了,大家该做什么就做什么去,不要聚在这里了。”老管家艾尔文心思缜密,忙将围观的众人驱散,大家虽然心中有些不满,不过也知道一个秘方肯定是要严加保密,不会随意让别人看到。最后留在杨克身边的,就只有杨弗、艾尔文和杨豪三人,其他几个护卫则散成了个半圆守在外侧。

“现在说吧,是什么配方?”杨弗心中隐隐有一丝期待。

“是玻璃配方。”杨克说话声音虽然不大,但是听在其他几个人耳中,却仿佛是一声惊雷!

“什么?!不可能!”杨豪失声大叫,满脸的难以置信。杨弗和艾尔文也是不敢相信,不过却没有像杨豪那样沉不住气,“啪”地一声,杨弗抬手便给了杨豪一记耳光,沉声道:“给我闭嘴!叫那么大声作什么?”

杨弗虽然脸上肌肉僵死没有表情,但心中却有如惊涛骇浪一般:玻璃配方?那可是现今整个烈火帝国中最为热门的东西!用玻璃制作出的魔法卡,性能极其优良,如果能获得这种材料的配方,那杨氏家族岂不是再次在炼金术上独占鳌头?

想到这里,杨弗也不多说废话,直接道:“你制作一份来给我看看。”一旁的杨豪则捂着脸,咬牙瞪着杨克。

杨克知道,这位族长大人已经被自己打动了。

玻璃的制作非常简单,用沙子、石灰石和碳酸钠混合烧制即可。这几样东西都是非常容易取得,其中碳酸钠在盐湖地区有大量出产,也算得上是一种常用的炼金材料。

在看到杨克取用了这几种莫名其妙的不相干材料后,杨弗等人都是面面相觑,不知道他究竟是在做什么。杨豪刚才挨了一耳光,心中记恨不已,现在看到杨克的举动后,忍不住嘲讽道:“老三,这就是你说的炼金配方?嘿嘿,用沙子你也想烧出透明的玻璃来,我看你不是昏了头吧?你到底懂不懂炼金术?”

杨弗默然不语,对杨豪的责问不置一词。杨豪见状得寸进尺道:“我说老三,你从哪儿得到的这个配方?你肯定这东西正确无误?还有,你有没有试验过这个配方?该不会是第一次拿出来制作吧?”

杨克就好像什么都没听见一样,手中丝毫不停地进行操作。将沙子、石灰石和碳酸钠按照一定比例混合之后,放入一个小坩埚之中,接着置于古石板上。桌子上的牵引古石板能够将楼下的复合型古石板的各种功效发挥出来,杨克曾经看爱玛操作过一次,便记住了悬浮和火焰的使用方法。

在杨克的操作下,坩埚飘浮在古石板上,紧接着一道灼热的火焰从石板上生成,然后开始炙烤坩埚。杨弗显然没想到自己的这个老儿子竟然能如此熟练的操作古石板,在望向他的眼神中不禁又多了一丝疑惑,不过现在不是仔细询问的时候,杨弗很想知道最后的结果究竟是什么。

在高温作用下,坩埚中的混合物逐渐融化成红色的液浆,一种奇妙的变化产生了!

杨豪紧盯着杨克的动作,脸上的表情满是不屑和嘲讽,但是渐渐的他脸上的表情凝固了,随着杨克的操作,杨豪的眼睛越瞪越大,嘴巴也不受控制地张大――他亲眼看到了那些混合物所产生的变化:在高温的红色褪去之后,坩埚之中的东西竟然变成了一块透明的晶体!

那是玻璃!

“这……这竟然是真的……”饶是杨弗平日身为族长喜怒不形于色,此刻说话也不禁有些颤抖起来。很显然,杨克所说的玻璃配方,完全没有错误。而且这配方绝对是让人感觉到非常的不可思议――主要原料竟然沙子,恐怕说出去任何一个炼金师都不会相信。

杨豪和艾尔文都陷入了一种痴呆状态,只有杨弗还好些,他翻来覆去地翻看那块玻璃,连连点头不已。

杨克看着这些人的表现,心中颇有些不以为然。不就是一个小小的玻璃配方么?也值得如此大惊小怪?这个世界中也许魔法文明的发展确实达到了一定的高度,但是他们在探索世界本质的自然科学上,实在是乏善可陈。这样的文明究竟能有多大的潜力?还能在发展的道路上行走多远?

***********************

随着这个玻璃配方的出现,整个杨氏家族都被震动了。

家族中一部分高层开始研究这个配方,考虑如何将其利益最大化,为家族获取更多的好处。而族长杨弗,则将杨克拉到一旁,仔细询问他这个配方的来历。杨克编造了一个毫无破绽的谎话,他说这个配方是火焰龙城的一位神秘老者的成果,当时杨克无意中拾到了那老者掉落的一张购物清单以及几块玻璃半成品,之后根据那张清单上的物品比例,杨克“推断分析”出玻璃的炼金配方。

杨弗对这番话半信半疑,那“神秘老者”自然是找不到的,想要验证杨克的话也不太可能。只不过,杨克所说的是真话也好,是谎话也罢,杨弗根本就不想深究,只要这玻璃配方没错就好。至于说这里面是不是会有什么阴谋……拜托,会有人拿这么珍贵的配方设计阴谋?如果真有,杨弗相信,那人绝对是天字第一号傻瓜。

在征得了杨克的同意之后,杨弗便对外高调宣布:在经过一段时间的艰苦钻研、努力研究,历经了无数次的失败之后,杨氏家族的众位炼金大师终于合力研究出了玻璃的炼金配方!这一下一石激起千层浪,整个帝都一片震惊。

在烈火地国中,除了杨氏家族外还有一些炼金世家,这些日子里也都在卯着力气研究玻璃配方,但是万万没想到被杨家抢了先。一个新炼金配方的出现,往往意味着巨大的变革――从原料到成品魔法卡,再到整个帝国的实力变化,这一切甚至会影响到帝国在整个大陆上的地位!

新配方带来新材料玻璃,玻璃的出现代表了更加优质、更加廉价的魔法卡,而大量的魔法卡则代表了一个国家的实力!换句话说,现在的杨氏家族就好像变成了一个大武器供应商,做的是大宗的军火买卖,不但能够获得暴利,而且还在整个帝国中占据了举足轻重的地位。

只不过,这一切的始作俑者杨克,却低调的无人知晓,没人知道如此珍贵的一个配方竟然会是出自杨克之手。只不过作为补偿,杨克的身份在杨氏家族中重新得到了承认,并且还有了争夺继承权的可能。

杨克对于继承权什么的并不在意,不过身份得到了承认之后却是好处很明显,现在他在家族中可以随意的想做什么便做什么,也不会再有不长眼的家伙来惹事捣乱――曾经招惹过杨克的杨森和杨豪二人都被禁足,估计很长一段时间内都不会再出现在他面前了。

原本因为杨克那未见过面的“母亲”盗取了炼金秘方,连带着杨克也受到限制和监视,不过自从拿出了玻璃配方之后,境况立刻便得到了改善,现在谁要再敢说杨克的坏话,绝对会立刻就被家族高层关小黑屋。

将所有关系都理顺之后,杨克终于有时间静下心来制作囚笼了。他现在有种紧迫感,因为他的敌人实在是太多了,每一个都会对他造成威胁,这种朝不保夕的感觉让杨克十分的不舒服。

杨克想要制作的囚笼,涉及到的东西非常多,包括结构学、材料学和神文学,几乎要运用到大部分的炼金知识,如果是一般的炼金师,根本就不可能在有生之年掌握如此多的东西,最少也需要十几位、甚至几十位高级炼金师的通力合作才行。不过对于杨克来说这些都不是什么难题,有了以前炼金师伍尔夫给他的炼金术资料卡,杨克已经掌握了大部分的理论知识,再加上在意识中的模拟推演,杨克确信自己一个人就能将这个囚笼制作出来。

不过为了加快进度,杨克还是找了两个人来帮忙:一个是自己的未婚妻爱玛,另一个则是认识不久的小胖子达克。杨克找他们来是为了操作各种炼金器具,毕竟他对这些东西还不熟悉,如果从头学习一遍的话又太麻烦。

在炼金实验室中,达克和爱玛按照杨克列出的清单,在库房中领来了一大堆的材料。达克将手中的东西堆放到桌子上,喘了口粗气道:“小少爷,你这次是想要作什么啊?这么多的材料……”

一旁的爱玛也笑道:“杨克哥哥,你要的这些东西里面,有很多都是非常珍贵的材料,要不是提了你的名字,还根本就领不出来呢。”

杨克点点头,道:“这是族长亲自答应我的条件,只要我有什么需要,家族都会全力供应。”杨克不想称呼杨弗为父亲,干脆就叫他族长。

爱玛好奇地问道:“为什么会答应你这样的条件?”

“这个你就不要问了。”杨克一边摆弄桌子上的材料,一边道:“这件事涉及到家族机密,说出去会有麻烦的。”

爱玛似懂非懂地点了点头,乖巧地不再多问。倒是一旁的小胖子达克若有所思,隐约猜到了一些可能。

桌子上的材料种类繁多,足有十几种,而且大多是一些珍稀晶体,里面还有几块硕大的魔兽晶核,里面蕴含的魔法力澎湃四溢,绝对是顶级的炼金材料。看着这些东西,达克都忍不住想要流口水――这些东西至少价值几十万金币,有一些更是有钱都买不到的好东西,但是现在却随意拿来给杨克挥霍,果然是大家族才有的气度。

“你这是要做什么?”爱玛观察了半天,也看不出这些材料的用途。

“很快你们就知道了。”杨克随口敷衍了一句。

杨克指挥着达克和爱玛两人,将桌子上的炼金材料分配好,然后便开始启动牵引古石板,进行正式的操作。对于这些材料的结构和特性,杨克早就了如指掌,炼制的每一个步骤都已经被他反复推演了无数遍,绝对不会有什么失误的。

将炼金材料装入各个器皿中,交由爱玛和达克两人操作,进行不断的灼烧、提纯、混合、冷却等等步骤之后,原本毫无关联的十几样材料渐渐地凝缩、融合起来,最后竟然形成了一小团透明的液浆!

接下来的过程就是该杨克亲自动手,他将这团液浆倒入一根水晶试剂管中,然后小心翼翼地将几块魔兽晶核投入了进去。魔兽晶核在液浆中缓缓溶解,杨克仔细注意着火候,不断变换着古石板的火焰温度,同时释放出神念去感应液浆中的变化。

一旁观看的爱玛和达克两人连大气也不敢喘,杨克的动作仿佛行云流水一般,他们两个看的是眼花缭乱。而且杨克的操作中,有许多步骤是他们根本就不明白的,会产生什么样的结果也是完全不懂,这让两个人惊讶万分:这位杨氏家族的小少爷,怎么突然之间就变成了炼金术高手了?而且,他究竟是在制作什么东西?

如此复杂的成分、如此繁复的步骤,让爱玛简直有些难以置信――她前些天为杨克制作的那根魔杖,也仅仅是使用了魔金藤、深海秘银和增幅红宝石三样材料而已。现在杨克所制作的东西复杂了数倍,已经超过一般的魔法装备,爱玛实在是想象不出究竟有什么东西会这么复杂。

魔兽晶核中的魔法力气息逐渐融入到那团液浆之中,杨克用精神力对里面的结构进行着细微的调整。精神力是一种很好用的力量,当达到一定程度之后,精神力可以挪动一定重量的物体,也可以称为意念移物――有很多高阶魔卡使就经常运用这个能力,可以解放双手,更灵活地操纵多张魔法卡。现在杨克用精神力能够移动大概能移动十斤左右的物体,已经算是非常强悍了。

在将液浆的结构调整到完美之后,杨克将其用精神力托住,然后缓缓倾倒出来。一阵轻微的“咔咔”声响之后,液浆凝聚成了一块拳头大小的透明晶体块!这块晶体是一块非常规则的正方体,外表恍若水晶一般晶莹剔透,内里有一层云霞般的能量缓缓流动,看起来瑰丽无比,十分漂亮。

“这……这到底是什么啊?”爱玛反复观察,却仍旧是一头雾水,完全搞不懂这东西的用途。

小胖子达克沉吟道:“难道说,小少爷你是在做一件……昂贵的饰物?”爱玛瞪了他一眼,道:“杨克哥哥怎么会做那种无聊的东西。我看,这一定是一种有特殊功用的魔法装备!”两人都很有默契地没问这东西的炼金配方问题,因为他们知道凡是有关配方,一般都是家族当中的重要机密,都是不能外传的,能让他们旁观就已经是天大的恩赐了。

杨克摇摇头,道:“不是饰物,是一件有特殊用途的东西。”杨克将自己的精神力探进那晶体块当中,细细地体察着里面的结构,半晌之后满意地收回精神力――里面的结构完全是按照自己的设想而来,毫无偏差!

囚笼制作完毕!

重庆市西郊医院怎么样
广州市妇女儿童医疗中心怎么样
大同能治牛皮癣的医院
徐州癫痫病医院到哪里好
沈阳冶疗小儿牛皮癣医院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