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李川回到宾馆房间的时候,苏玉凰已经洗漱完毕躺在了**上,轻薄的被子盖在"> 兵王狂少 第一千零二十八章 通过考验_定西体育吧-定西体育网
游泳

兵王狂少 第一千零二十八章 通过考验

2020-01-13 22:17:36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兵王狂少 第一千零二十八章 通过考验

""="''"="">

当李川回到宾馆房间的时候,苏玉凰已经洗漱完毕躺在了**上,轻薄的被子盖在她的身上,曲线玲珑。彩虹,一路有你!://%77%77%77%2e%76%6f%64%74%77%2e%63%6f%6

李川认真地看着这个女人,心中波澜起伏,她原来是那个人的女儿。

“呵,苏天问,不知道他老人家还能不能认出我来,这些年,我的变化,实在是不少呢。”

李川笑容中满是苦涩。

他脱了衣裳,掀开被子,将自己和苏玉凰一起裹在被子里。这也是他第一次和一个绝美的女人,躺在一张**上,却什么都没有做。

今夜,他注定**不如。

看着苏玉凰的睡颜,李川没来由地想起远在南都的卡娅和顾漫,像她们这样强势的女人,也许只有熟睡的时候,才会将自己的柔弱显露出来。

熟睡的苏玉凰,此时像一个纯真的孩子,嘴角微微翘着,粉嫩嫩的,仿佛一只xiǎo猫一样。似乎是感受到了李川的体温,身子不自觉的向前拱了拱,将自己的头枕在李川的胸口,玉脸轻微的磨蹭着。

感受着苏玉凰宛如软玉一般光滑的脸颊,李川忍不住笑了,轻轻捏了一下她的鼻子,惹的熟睡中的苏玉凰忍不住皱了皱眉毛。本来眉宇间的英气,此时尽数化作柔软,整个人都显得萌萌的、软软的。

嗅着苏玉凰身上些微的酒香,李川罕见的困倦起来,这种状态是唯有和完全信任的女人同**时,才会产生的感觉。

在华夏出生入死这些年,李川唯一可以全身心信任的女人,唯有远在南都的那几名红颜知己。

是她们挽救了险些坠入魔道的自己,抚平了他千疮百孔的心。

华夏国都燕京这片土地,李川也是第一次踏上,心情蛮复杂的,本以为孑然一身,如今偶然间却有遇上了苏玉凰。

“明日愁来明日忧,今天先睡个大梦春秋!”

李川胡乱念叨了句不文不白的话,就沉沉的昏睡过去。

就在李川轻微的鼾声响起后,伏在他怀中的苏玉凰,睁开了若星辰般的黑眸,定定的看着李川,嘴角绽开一丝笑容来。

“呵,果然没让我失望。”

苏玉凰并不傻,敢于和陌生人拼酒、甚至开房,是她对于自己拥有绝对信心的表现。酒后**这种事,是绝对不会发生在她的身上。

且不説她那神鬼莫测的父亲,单单她自己,也有引以为傲的观人之术。

李川此人,也许**,却绝不是趁人之危的xiǎo人。

**而不下流,李川可能是个花心人,却不是个渣滓。

不论是他偶然间流露出来的贵族气质,还是流里流气犹如市井青皮一样的姿态,这都是他的特质所在。

看来这是个有故事的人。

苏玉凰在李川胸口蹭了蹭脸,找了一个舒服的姿势,也沉沉的睡去。

天光熹微,一缕光芒自窗户射进来,李川自然而然的醒来。

入眼的是一片雪白,苏玉凰完美的肌肤,就这样暴露在他的眼前,凸凹玲珑的躯体,让李川忍不住热气上涌。

“呵呵,火气很旺么?”

此时苏玉凰似笑非笑的声音响起。

李川自然知道苏玉凰指的是什么,不过他的脸皮早已经修到了刀枪不入的境界,反而颇有些得意的説:“男人嘛!你懂得!”

瞅着李川一副我晨立、我骄傲的态度,苏玉凰的反应也很干脆,直接一脚将李川从**上踹了下去,接着随手拽起**单,裹住自己完美的躯体,径直去了浴室。

“想偷看就进来。”

苏玉凰进入浴室前,给了李川一个大大的媚眼。

李川自然不会傻到去认为这是苏玉凰对自己的邀请,他敢保证自己若是敢出现在浴室的门口,苏玉凰这个毒辣女人,绝对会一脚踹过来,废掉自己的要害。

虽説单论身手,李川自信可以收服苏玉凰这个女霸王,可一大早光着身子打架,除非是在**上,不然他都是敬谢不敏的。

大宾馆的服务态度就是好,李川拨通,将自己和苏玉凰的尺寸告知后,大约一刻钟的功夫,包括里衣到外套的一整套衣裳,就被送了过来。

这么多年,李川摘了不少花朵,若是还练不成一眼看透女人尺寸的本事,那可就丢大了人。

衣服钱,自然还是花在苏玉凰这个土豪的身上。

李川现在可穷的很,能省则省咯。

两人的早餐是在房间里吃的,比较简单,有包子、粥、还有一些咸菜。

李川早就受够了在五号监狱吃的那些鬼东西,好不容易被释放出来自然要吃这样最朴实,也最营养的东西。

三口两口将粥喝完,李川就从换掉的衣服里取出自己在酒吧赢的钱,一堆皱皱巴巴纸币的加起来总计有两千三百八十五块。

“**,不都是白领么,怎么还有人压五块!真xiǎo气!”

李川嘴里嘀嘀咕咕,但还是xiǎo心翼翼的收了起来。

对于钱,他一向是以敬仰的态度待之,毕竟每一块钱,都代表着某个人的血泪汗水。

不过苏玉凰却瞪着明媚的大眼睛,神色怪异的道:“你很缺钱?”

她有些不能理解李川,以他的身手,哪怕是去做最没出息的保镖,也绝对可以拿到百万以上的年薪。

区区两千多块钱,不至于如此看重呀?

“缺!当然缺!你不知道我的难处啊!”

李川咬牙切齿地道。

苏玉凰闻言,脸上泛起好奇之色,又道:“肯定是被哪个女人拿走了,你到底做了什么,逼得人家使绝招?”

“什么叫逼?你就认定错的一定是我?”李川急的差diǎn跳起来。

瞅着他那委屈的表情,苏玉凰却是一声扑哧笑了。

“我和你认识的虽然时间不长,但可知道你不是什么省油的灯,瞧你那表情,肯定是得罪了老婆吧?嘿嘿,她要是知道,你昨晚和一个女人睡在同一张**上,肯定会把你撕了。”

苏玉凰的话里,满是幸灾乐祸的意味。

“哥暂时未婚!”李川闷声闷气的道。

苏玉凰闻言,立马哈哈大笑起来。

不过笑归笑,她心里对李川也更有了一些好感。説他多情也好,滥情也罢,但至少会把钱给女人管的男人,绝对坏不到哪里去。

不过,在听説李川未婚的时候,苏玉凰却不自觉的松了一口气。

一旁的李川扑哧一声也乐了,心説自己还真是个蠢货,竟然把这么私密的东西也跟这个才认识不久的女人分享了。

不过他倒也不后悔,苏天问的女儿,可不是随便忽悠的花瓶,和她摊开了説,只有好处、没有坏处。

“既然你这么缺钱,我给你份工作,你做不做?”

苏玉凰思忖一下説道。

“工作?”

李川呆了一下,进而大喜:“是陪你喝喝酒、陪你聊聊天、陪你逛逛街,这样的三陪么?”

“你想得美!”

苏玉凰白了李川一眼,英姿飒爽的女人,翻白眼儿也翻的格外有气质。

“我呢,勉强算是安保人士,圣雪集团知道吧?他们的总裁洛紫宸最近在搞一个新金属的企划。而我受到她的邀请,作为这个企划的安全顾问,但现在我缺少一个助手。”

“你的身手我见过,非常的不错,离我也就差那么一丁diǎn而已,不知道你有没有兴趣?”

牡丹江结核肿瘤医院怎么样
江西省芦溪县妇幼保健医院怎么样
乌鲁木齐哪家癫痫病医院最好
温州治疗包皮过长费用
青岛重点牛皮癣医院
分享到: